胡汉三

记一个脑洞

不知为何,特别想写战争题材。

繁华的街市外,灯火阑珊处,一棵粗壮的白杨树矗立在发黑的古旧城墙边。
白杨的深色阴影中有一座孤零零的石碑
一座前朝的破败石碑。
这座孤独的老城只剩下一座完整城门和零星的城墙了
齐字大旗仍旧飘扬在城门之上

守望黎明

新人新作/

如有雷同纯属巧合/

一个作文题目引发的脑洞/

打字打到虚脱/

脑洞给了一个高三的河南小姐姐,剩下的我自己写/


转载需授权/



       这么多年来,那一个老兵一直坚守在天边的高塔上。

       他是一个高大的男人,在守望塔的灯光之下砸出一片漆黑的阴影,他很瘦,多年以来,那件军大褂一直披在他的肩上,从我认识他的第一天起,从未改变。他的面庞被岁月细细地雕琢过,具有一种独特的沧桑的味道。他身上总带有着一种光明的气息,即使他人是颓废的。

      在他守护着的寒冷的雪域,只有漫长的黑夜和极短暂的、被人遗忘的白昼。

      白天是我们难以得到的奢侈品,一个人或许一生都难以见到一次。他总是摩挲着一枚细长的铜哨,总是在世界时间早上五点凝望着东方,良久,又失望地回头。

    “叔,你为啥总是看那边呢?”我总是会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会懂的。”他慈爱地摸着我的头笑着说,“你还小。”

      明明我已经不小了,叔却总还说我小。

    “那叔你在看什么?”我又问

    “黎明。”他说

    “黎明?那只是传说中的东西吧!”

    “不,等护卫军到了,黎明就来了!”他情绪有些激动,眼中却饱含希望。

      这是一个战乱的年代,老兵受上级的命令守卫这最后一方净土。他来了有50年了,今年已经70岁了。他从没下过守望塔,从没有停止过守望黎明。

      护卫军不会到了吧,我想。50年了,这么多年过去了,谁会记得还有这样一个执着的人夜夜守望着呢?

      炮弹打过来的那天我们都没有想到。老兵带着年轻人们开启了所有的防御系统,勉强抵挡住了大部分攻击,防御系统已经受损,或许坚持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  我第一次直面战争,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老兵,这样的坚毅,他挺拔地像一棵树,用他坚定有力的声音指挥着作战。

    “叔,守卫军还会来吗?”我颤抖着问他。

      他回给我一个微笑,说道:“放心吧,他们肯定会到的。”

      我像是被他的坚定带动了,望着他坚定的眼神,点了点头。

这场战争打了三天三夜,每个人都很疲惫,我们的意志使得这场大战得以停止,但这不意味着结束。

      这一天,我在守望塔上再次找到了他,他依旧是望着东方,像是在等着什么,我知道,他在等黎明。

   “黎明快到了。”他突然说。“我能感觉到他。”

   “叔,黎明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“是希望”他说。

     远方的号鼓声响起了,他的神情仿佛是突然惊醒一般,从贴身的衣兜中掏出了一枚古铜色的哨子。哨子被磨得光亮,在守望台的夜灯下闪烁着白光,晃得人睁不开眼。他望着那枚哨子,小的欢快地像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 他吹响了哨子,清脆明亮的声音划破天际,像是就为了这一刻而生的似的。

同一种音色的哨声从远方飞来。

我明白了,是守卫军到了。老兵走向灯塔,抬起来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不,叔,别这样!”我冲他喊“你会成为靶子的!”

    “相信我,黎明要到了。”他笑着说,把我关在了瞭望室。

     老兵点亮了守望塔的所有灯,他在为守卫军指明方向。

     一发子弹破空而来。

     世界时间凌晨4:55,老兵中弹,倒在了我面前。

     塔下的守卫军打到了敌军,他挥舞着大旗,他们进城了。

     天边泛紫,隐约约闪着光亮。

     世界时间凌晨5:00,一抹紫红色冉冉升起,红色中泛着金光。他像是天空中起舞的仙女,将希望播撒到人间。

     我呆呆地愣住了。

     我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 我冲老兵大喊。

    “叔,叔,叔!你醒醒!黎明,是黎明啊,他到了他来了,你快看啊,你不是就想看一眼黎明吗?”我声嘶力竭地喊他。

     可他,依旧是挂着微笑,他没有看向天空,只是把手中的哨子攥紧。他把手伸向我,向我竖起来拇指。

     他的手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叔!你起来你起来!你不是要看黎明吗?黎明来了啊!”

    “叔!你起来啊!”

    “叔。。。”

      守望塔上,我呆呆的守着老兵。

      我看着他的笑,恍惚之间想道:

      黎明?黎明或许早就来了。




如果你喜欢,请留下你的看法或者做一个小点评~/

PS:不知道是小说还是散文所以打了两个tag,错了的话请务必和我说,我会改的!!

这篇文我会改的,没准哪天就重发了。。